小米推迟CDR “独角兽”基金狂奔中刹车?

更新时间:2018-07-25 16:02点击数:文字大小:

  2018年6月11日凌晨,证监会网站正式披露小米CDR(中国存托凭证)招股书。业内人士认为,如果审核通过,小米将正式成为国内第一个发行CDR的公司。

  时隔8天,小米官方微博于19日早间称,公司经过反复慎重研究,决定分步实施在香港和境内的上市计划,即先在香港上市,再择机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境内上市。小米选择推迟发行申请让当下监管最大手笔的CDR近乎冷场,但此前针对CDR获得产品批文的六只战略基金产品并未受到影响,依然风头强劲。

  小米推迟CDR发行

  几天前,小米仍然有意成为最大手笔的CDR先行者,但反转还是让人猝不及防。

  6月19日,小米宣布撤回CDR申请,暂时搁置在A股发行CDR,这让3天前立志成为最大手笔CDR成为泡影。“监管部门事前已做好沟通,小米发了撤回公告后,随即证监会就发布声明表示尊重。”对于小米的这一“既成事实”监管部门表示同意。

  有媒体对上述事件的解读为,彼此的需求没有在短时间内谈拢,由于担心小米CDR的估值压力,因此证监会想等港股的估值迈入合理区间再做定夺。

  但可以肯定的是,半个月前独角兽企业已经受到监管层“厚待”,以最短时间发布关于CDR制度建设九份配套文件足以说明一切。而小米在第一时间按照要求提交CDR发行申请文件显然是在回应独角兽企业的诚意。

  小米信心满满,在H股上市同时实现在A股同步发行CDR。但令人出乎意料的是,小米随后对外称,推迟CDR发行,主要原因在于考虑到境内资本市场环境的不确定性,加上CDR本身又是一项创新举措,为了更有质量地发行,决定暂缓启动CDR发行申请,后续择机重新启动,以保障各方权益。

  《中国企业报》财经治理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杜映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,在美上市的独角兽企业,比如准备回归的百度、京东等企业的市值目前都处于历史高点,近年来美国的经济走强,美股已经创下了历史新高。而这些企业在这个点上的CDR发行价是不太可能偏离目前市场价格的。

  “如果成功回归,势必要经历国内的疯狂爆炒,但爆炒的前提是价格已经很高了。”杜映梅说。

  狂奔中刹车

  小米按下暂停键的另一端,因CDR而专门设立的六家公募战略配售基金,也在牵动着市场的心。6月19日,是这六只基金在向全国社会保障基金、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等特定机构投资者发售后,正式结束募集的日子。

  这让杜映梅回忆起年初360借壳回归。她仍然感到疯狂——360没有借壳回归之前,在美国的市值区区不到100亿美元,一回归市值立即超过3300亿元人民币,市值整整翻了5倍。

  杜映梅认为,对于目前各种渠道热炒的“独角兽CDR”这个概念的界定有待商榷,独角兽只是一个估值标准,是指那些成立时间非常短,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。在国内,像滴滴、美团这些企业虽然还没有上市,以这个标准来说,大概可以算得上是独角兽了。

  “而这次被热炒的CDR战略基金的认购,策略是中小投资者优先,1元起购,50万元封顶,不够的养老金社保补上,门槛够低,试点的又是BATJ这些保持盈利增长的优质企业。”杜映梅亦认为,这些企业即使目前仍然保持着持续盈利增长,那也是在过去10年全球资产上涨估出来的结果。

  杜映梅的判断不无道理。6月19日收盘,沪深两市指数连创两年新低,大型独角兽——工业富联跌停收盘,四个交易日蒸发近千亿市值,开板之日放出150多亿元交易巨量,该笔资金已浮亏30亿元。半年前费尽周折星夜兼程回归A股的360,股价已经腰斩。

  据媒体报道,6月21日,六大公募将发布成立公告,基金正式成立。但小米CDR的暂缓,让即将成立的战略配售基金短时处于尴尬状态:没有战略配售额度,初期或将以债券为投资标的进行建仓。

  这也意味着,至少在短时间之内,希冀于基金高额回报的投资者们,不得不降低预期。

  “面对不确定市场,在狂奔中刹车,对CDR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”杜映梅说。

  规避入市风险

  值得一提的是,CDR像新股一样提交申请,由证监会发行审核委员会进行审核,也有保荐券商,也可以线上线下申购。

  这样一来,散户可以参与到CDR的打新中来,间接分享到这些优质企业的红利,不过,由于是试点,CDR发行的数量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,自然就提高了散户中签的难度。

  杜映梅认为,想要投资CDR基金要注意两个方面。一是CDR基金要求封闭期3年,3年不能赎回,封闭运作期届满后,转为上市开放式基金LOF。也就是说,一旦选择投资这种类型的基金,就意味着三年内不能赎回。也有人会反对,说封闭型基金的份额可以在市场上转手交易,但在市场上交易以后,流动性如何,又有谁能够保证?再者,未来三年里世界经济的发展还存在变数。

  二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,中国最好的一批互联网企业都是在海外上市的,比如腾讯在香港,腾讯的股票就以港币计价,而阿里、百度都是在美国上市的,它们的股票以美元计价。这样一来,CDR和基础股票的转换就会涉及外汇的流入和流出。这就涉及国家资本账户管制的问题,为了避免跨境资金流动所带来的不确定性,证监会规定,试点企业境内上市后,境内发行的存托凭证与境外发行的存量基础股票,原则上暂不安排相互转换。

  杜映梅解释,即使买了CDR,投资者手里持有的CDR和美国、香港市场上的阿里、腾讯股票也是不可转换的。“头脑要保持清醒,千万不要错以为投资了CDR就像投资了海外的阿里和百度股票一样,这中间的差距是不小的。”杜映梅说。

  “希望监管层为独角兽企业的回归开启绿色通道之时,为中小投资者提供基本的保护措施。”杜映梅表示,客观来说,CDR战略基金的诞生出发点是好的,也是毋庸置疑的,但是想要结果好,还得依靠公平、公正、公开的制度来监督和执行。

  


想了解更多关于小米推迟CDR “独角兽”基金狂奔中刹车?的信息,请随时关注家电资讯网


图文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