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留学 > 申请技巧 > 正文

退休外科医生成折纸名匠 最愁现在没有传承人 2019-09-22 10:05 来源:遵义晚报 李儒敏老人和杨永青 《自食

更新时间:2019-09-23 11:27点击数:文字大小:

  李儒敏老人和杨永青

  《自食其力》组合仿真折纸作品

  蝴蝶、螳螂和竹叶

  未上色的螃蟹

  纸蝉

  纸蛙

  2008年,遵义一位退休老人凭借自己自创的“组合仿真折纸技艺”获得了“多彩贵州”旅游商品“两赛一会”能工巧匠选拔大赛综合类二等奖。从2006年起,他连续四年荣获“遵义名匠”称号。去年,老人的仿真纸艺水墨画入选“中国(贵州)国际民族民间工艺品文化产品博览会”,这位老人就是李儒敏。73岁的他曾是湄潭一名知名的外科医生。退休后的老人,还有一个身份是“民间折纸名匠”。现在,老人与一名传承弟子,在一起研究拓展折纸。今天,就走近他们,感受张张纸片,如何变成“草虫”、“虾蟹”的神奇过程。

  一幅作品用十多种纸

  李儒敏老人唯一的传承人叫杨永青,40岁出头。前不久,全市举办奇石展,记者见到了杨永青,他将老人制作的两幅仿真纸艺,拿到了展区,受到不少市民的关注,人们对画框中立体感十足,栩栩如生的竹子、花草、昆虫充满兴趣。

  “别小看这只虾,每个部位用的纸都不一样,折法、叠纸厚薄也有所不同,一幅简单的仿真纸艺,至少要用到十多种纸,才能将花、草、虫、虾、蟹等表现得活灵活现。”杨永青与记者聊起了与折纸的结缘。

  杨永青的父亲与李儒敏老人是好友,四年前,老人送了一只纸折的蝴蝶给他父亲。“我还以为是一只真蝴蝶,从腹部、触角到翅膀,每一个细节都与真蝴蝶一模一样。”对纸艺感到惊叹的同时,杨永青还得知,由于老人的儿女都有各自的事业,也没有传承人,为了让这绝活不至于失传,原本有工作的杨永青,决定拜老人为师,学起了“组合仿真折纸”绝活。

  不断改进让草虫变“活”

  记者随杨永青来到湄潭县李儒敏老人家中,看到了很多分类的小盒子及杯子,里面装满了“三角折纸”,还有一些昆虫、花草的“零部件”。初一看,这只是些编码的“小纸片”,但仔细观察,每个细小的“纸片”都精心折叠,还有一些用特殊的宣纸上蜡后,做成半透明翅膀。

  老人一手精湛的外科手术手法,令自己的折纸仿真效果几可乱真。这些“零部件”经老人一组合,一只蝴蝶就立在了指尖上。老人的“仿真纸艺”并不限于手艺仿真,还意在追求组合成画的艺术效果。如《游虾图》在仿真的群虾之上,布置三两睡莲,尽知虾在水中游,意境深远。又如《自食其力》中用一张蜘蛛网,不少害虫落到了网上,蜘蛛正在觅食,意在激励鼓舞大家“勤劳奋进,自食其力”。

  “我现在改进了很多,平时做好这些小部件,需要的时候一组合,就比以前节省很多时间。”对精益求精的老人来说,他希望将每一个仿真折纸,都展现得尽善尽美。由于做的东西太小太精细,一般的工具根本无法完成,老人便用剪刀、镊子、止血钳等多种医用手术工具进行裁剪制作。

  看似简单的其实最难

  “我通常制作都用一些废纸,边角料,变废为宝。别看一只小虾,从头到尾,每一个部位的软硬、粗细不同,用到的纸品也不同,一只虾或蟹用到的纸品,可达六七种。”现在老人的生活除了钓鱼,就是坐下来折纸。“小青(杨永青的小名),你看这个竹节,如果这样处理,是不是更好了?”老人将自己改进后的纸竹子,交给杨永青学习。纸竹中加了细铁丝,竹节上调整工艺,现在老人手中的纸竹子,几乎以假乱真。

  “李老师,您认为这些折纸中,哪些对您最有挑战?”记者问道,李儒敏说:“我觉得还是花草最有挑战性。”这回答让人感到意外,因为在我们看来,折纸作品中,花草制作纸品、色彩单一,而在老人眼中却是最难的。

  老人释疑道:花草制作时,若用纸太硬则很死板,用纸太软,又达不到立体的效果,须得综合起来用细细的铁丝定型,这样,叶子就有了伸张力。记者在现场看到一片纸荷叶,老人为了让叶脉更立体,一张张以特殊手法,制作出一条条叶脉,加上后期的精心绘制,色彩明暗错落有致,与荷叶一般无异。

  老人酷爱传统文化

  “小青,你看这竹子,我现在又改进了一下,竹节变得更为逼真了。”在李儒敏老人家中,记者见到老人正在向徒弟传授自己这几天折纸的心得。

  李儒敏十分热爱中国传统文化,家中也有很多书法、国画名家书籍,每天老人还要练习书法。老人喜爱齐白石的绘画,在制作折纸上,亦如齐白石画中的草虫那样精细,让纸制蜻蜓、蝶、蝉、虾栩栩如生。

  在《一叶知秋》为题的折纸画中演绎白石老人草虫图,李儒敏认为“仿真纸艺”不应仅限于仿真,还应追求组合成画的意境。为将画中的虾、蟹、昆虫等展现得立体且活灵活现,喜欢钓鱼的李如敏老人,特别留意观察虾、蟹在水中如何游动,戴着眼镜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。哪种折法才能更好地表现?老人经过了无数次的尝试,创造了“三角折纸法”、“折纸组合法”。

  现在,老人的纸艺作品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如一幅幅高雅别致的中国画。他细心经营的章法、装裱、题跋、印章无不透着国画的传统、民族的气派,充满着诗情画意。

  最愁现在没有传承人

  “跟着老师学折纸三年多,不仅仅学折纸,还要具备书法、中国传统文学、绘画等基本功。”杨永青告诉记者,别看这些小蟹、小虾、昆虫,让它们“活起来”成为艺术,还真不是一、两天能做到的。

  “不过折纸使我改变了很多。”杨永青说,尤其是自己的性格渐渐变得更平和,因为学折纸一坐就是大半天甚至一天,同时,还要学习书法、绘画,需静下心来才能做到。此外,要想将草虫变“活”,需仔细观察它们动起来的样子,将那一瞬间拍下来或记在脑海里,不断地展现在作品中。

  目前,他和老师李儒敏希望更多的人来学习这门艺术,但却无人求学。“之所以现在没人敢‘接招’,是因为学折纸并非一、两天。”杨永青边工作边学习,3年多才刚入门。而对于要养家糊口的年轻人来说,学折纸很难较快产生经济效益,所以不可能来学。对小孩而言,要把折纸做到惟妙惟肖,需要静得下心,同时还要具备绘画功底、折纸技术、敏捷的观察力,能做到的孩子也不多。所以,李儒敏老人和弟子杨永青最希望的就是,让更多人了解“组合仿真折纸”的魅力,让这门艺术能更好的传承下去。


图文信息